1997年5月,为纪念阳泉建市五十周年,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拍摄了《解放阳泉》电视纪录片。历史学者、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任史英豪作为该片的策划人、独立制片人,在影片中公布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中国共产党亲自创建并命名自己辉煌历史上第一座英雄城市——阳泉市。研究成果公布后,剧组人员无一人认同,影片的历史顾问梁德忠、撰稿王伟均提出异议(影片最后合成时,撰稿多次恳请将其署名为编导。史英豪同情其是无业游民,也许能因而找到工作,所以同意了撰稿改为编导的署名。不想这个善心,成了阳泉新编的东郭先生故事的起源)。史英豪坚持按照研究成果拍摄,最终得到了阳泉市委、市政府的表彰和10万元的奖励。5月2日晚8点,在阳泉市各大电视台播放,“中共创建第一市”的研究成果引起轰动。
    看到这一成果得到官方认可及影片历史顾问梁德忠的考证,王伟蠢蠢欲动,开始了二十多年的疯狂剽窃。直至今天,还在官媒上恬不知耻地颠倒黑白,企图将这个研究成果窃为己有。可惜的是:谎言永远掩饰不住历史的真相。
    剽窃者总是缺乏研究发现者的内核思想。将中共创建第一市,篡改为:中共第一城。充分暴露了自己的无知。因为中共创建的是市级政权,不是修建了一座城市。这是研究成果的核心。可惜王伟永远不懂。
    史英豪说:由于王伟是我曾经的手下。靠剽窃我吃饭,自然还是我的事实手下,作为领导就应该养活他。更何况,我有多个国家级的研究成果。其中一个研究成果,就让他忙活一辈子,也能证明我学说的力量。所以我能淡然处之。
   谈到被王伟忽悠而蒙蔽的人,史英豪说:开始的时候,有点对他们愧疚感。现在就不会这样想了,自己水平不行,起码的辨别能力都没有,上当自然是理所当然,这种人不值得同情。更何况,里面还有不少是一丘之貉。
 
    2005年9月,得知狮脑山“中共第一城”的题字后,史英豪表示了异议。党史办苏科长,高喜存主任,向市委反映,市委程步云书记专门邀请史英豪到他办公室。
   史英豪说“您是市委书记,不是城委书记。谢市长是市长,不是城长。”程书记完全赞同史英豪的观点,说:几年来一直没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你不愧为是研究发现人。当即通知当时的市委副书记李天太到场,专门安排由阳泉市老干部局和市委党史办两单位,专人负责邀请接待史英豪,同省市领导上狮脑山揭彩。
    9月10日,史英豪以研究发现者出席“中共第一城”碑揭彩仪式。当时站在主席台上的都是省市级领导,只有史英豪的级别最低。中午,程步云书记派秘书申志纯邀请史英豪到一号桌,陪同省领导就餐。(二号桌由谢海市长陪同省领导。)
    2007年7月,西安人张宏志在市报上发表“中共第一城释析”的文章,大言不惭的剽窃“中共创建第一市”研究成果。
 
(2007年7月3日 阳泉日报刊发的侵权文章)  

 因张宏志发文时间比史英豪公开公布时间整整晚了4年6个月,剽窃行为十分明显。我认为:剽窃史英豪就是剽窃130万阳泉人。为此,我发起了阳泉市史上第一个著作权案,状告张宏志至阳泉市中院。

 
史英豪起诉张宏志侵权民事起诉状
 
原告:史英豪,男,1953年5月生,汉族,山西阳泉人,身份证号:略。电视片《解放阳泉》独立制片人。
被告:张宏志,男, 1929年7月生,身份证号:不详,河北徐水人,汉族,文化程度不详,现住西安,具体地址不详;被告单位地址:陕西社会科学院,西安市含光路南段7号,联系电话029-5262573,5254009,5257988。
诉讼请求
1.要求被告张宏志立即停止侵权,消除影响,恢复原告的名誉,并在被告过去侵犯原告权利的同一媒体发表声明,向原告公开道歉;
2.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13000元;
3.本案诉讼费用及其原告支出的取证费用、律师代理费等费用均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1997年5月,原告史英豪作为独立制片人,首次在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和阳泉有线电视台联合拍摄的电视片《解放阳泉》中,用解说和文字方式,公开发布了其研究发现的“中国共产党亲手创建并命名了自己辉煌历史上第一个英雄的城市—阳泉市”的重大成果。原告依法对作品《解放阳泉》享有著作权和法定代表权。
阳泉市委、市政府肯定了上述发现是阳泉市党史研究的重大发现。特别安排:1997年5月2日,在阳泉所有电视台同时播出。在阳泉宾馆专场为参加庆典的老前辈演播。该片播出后,在我市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全市人民和老前辈看了电视片后,都给予极高评价。“中共创建第一市”也通过这部片子传播开来。
该研究成果被历届市委、市政府认可并作出高度评价,也给予原告史英豪制片人、联合拍摄单位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一定的荣誉。在阳泉市范围内享有一定声誉。
自1997年以来,《解放阳泉》被阳泉市多次作为城市形象宣传名片,在山西省电视台、太原电视台播出。在石家庄解放50周年时,作为阳泉市政府的贺礼赠与石家庄市政府。该片还荣获山西省记录片特等奖、阳泉市五个一工程奖。
2001年,《阳泉政协委员风采录》一书和原告史英豪约稿时,原告又一次讲述了研究发现的过程。
2005年,9月10日,“中共第一城”纪念墙建成,市委特别邀请原告史英豪以唯一研究发现人的身份登上主席台,出席纪念墙揭彩仪式。并邀请原告史英豪同前来出席仪式的省、市委领导同桌共进了午餐。
今年是阳泉建市60周年,“中共创建第一市”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成为今年庆祝活动新的靓点,受市委、市政府邀请,原告史英豪担纲了《纪念阳泉建市60周年大型展览》策划人。
2007年9月8日,山西青年报文化专刊发表了题为《中共创建第一市—阳泉市研究发现之始访谈》采访原告史英豪的访谈文章。原告史英豪进一步论述了关于中共创建第一市的发现之初情况。
被告张宏志在2000年来阳泉期间,从《解放阳泉》剧组人员中,获悉了解到《解放阳泉》电视片发布的“中共创建第一市”的论点后,将原告的研究成果增补在其作品《八百万国民党军被歼记》里,却不标明出处。被告还利用被邀来阳泉参与“中共创建第一城”文史论证会的场合,不失时机地多次大肆鼓吹自己是《中共第一城》研究发现者。其行为严重地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在阳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尤其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更令人发指的是,被告于2007年7月3日,在我市的党报上公然发表《中共第一城释析》文章,强调:“中共第一城”这一立论,是本人所著《八百万国民党军被歼记》一书提出的。”在社会范围内引起轩然大波,了解此事的人们,多次询问原告史英豪原委。对《解放阳泉》首次研究发现和公开发布产生了怀疑。其影响极其恶劣,严重地侵害了原告史英豪的著作权和名誉权,给原告带来巨大的压力。
原告史英豪后来在网上购买到被告的《八百万国民党军被歼记》,该书第一次公开出版发行是2001年6月,比《解放阳泉》电视片的播出时间迟了4年多。被告张宏志在《阳泉日报》发表其文章时故意不注明被告书的出版发行日期,以达到其瞒天过海,霸占原告史英豪研究成果的险恶用心。
根据《著作权法》,出于维护合法权益的严肃态度和驳斥被告这种明目张胆地霸占原告研究成果的行为,考虑到阳泉130万人民有权得知事实的真相,即阳泉作为“中共创建第一市”的研究成果,是由原告史英豪作为独立制片人拍摄的《解放阳泉》电视片公开发布的。其中象征性的精神损失费13000元,是出于原告的本意:即阳泉130万人。(意思是阳泉人都是一分子)这个问题不单是原告的事,是阳泉130万人的大事。因为,被告在剽窃和霸占阳泉人的研究成果。
因此,原告认为被告严重侵害了原告《解放阳泉》电视片的著作权和名誉权。并且利用原告的研究发现成果非法获得了利益(其书籍一直在销售)和名誉,故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请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原告主张被告侵犯著作权的法律依据:
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原告史英豪对作品《解放阳泉》电视片以及其研究成果享有著作权,被告的不法行为侵害了原告的著作权和名誉权。
被告的行为应当属于《著作权法》第46条(五)、(七)、(十一)项所规定的侵权行为,即剽窃他人作品、未经著作权人的许可而使用,应当支付报酬而没有支付,其它侵犯著作权以及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行为。
所以,被告张宏志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和相关权利、名誉权及获得报酬权。被告应立即停止侵害,并在原发表侵害文章的同一媒体发表声明,公开向原告史英豪以及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赔偿原告名誉损失费13000元以及原告为诉讼而支付的取证费用,聘请律师而支付的律师代理费等费用。
根据《著作权法》第48条及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第26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

证  据
1.原告史英豪在1997年拍摄的《解放阳泉》电视片VCD光盘壹张。(本片原版在阳泉广播电视总台存档)
2.《解放阳泉》电视片的重要证据图象照片壹份。
3.原告史英豪在《阳泉政协委员风采录》上发表的题为《在促进国际文化交流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的文章复印件壹份。
4.被告《八百万国民党军被歼记》书的复印件壹份。(被告的作品《八百万国民党军被歼记》书一本。来源:网上购买。)
5.被告在2007年7月3日阳泉日报上发表的《“中共第一城”释析》文章原件壹份。
6. 2007年9月8日,山西青年报文化专刊上发表的《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 研究发现之始访谈》采访原告史英豪访谈文章。原件壹份。
附:本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为此,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依法判决。
此  致
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                
                                                                                                                                                                         起诉人;史英豪  2007年9月15日
 
 
经过2个小时的庭审,张宏志终于理屈词穷,承认了其剽窃行为,并且声明停止侵权。王伟作为张宏志的证人,也当庭三次承认自己的文章是“子虚乌有”。

原阳泉市市长证词影印:
 
 

《解放阳泉》摄制组成员、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市公安局办公室警察岳江证词照片
 
 

                          
 
    因王伟当时不敢公开剽窃,蛊惑被告张宏志剽窃而让张宏志遭此羞辱,在著作权得以保全的情况下,所以对八十高龄的被告张宏志采取宽容态度,在市中院冯少勇院长的亲自调停下,尊重市委的指示。史英豪放弃了公开判决的要求和索赔,而同意和解。



    阳泉市中院会同阳泉市委、阳泉市党史研究室以及阳泉日报社共同协商下,形成决议:在阳泉日报上为原告史英豪发表《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研究发现之始访谈》。由于种种原因,该决议至今未能执行。


 
 《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研究发现之始访谈》。曾在《山西青年报•文化周刊》发表。



报道文字如下:












 
       王伟急于想剽窃成功,犯下了一连串永远无法抹去的前后自相矛盾的剽窃证据。可笑而愚蠢的是为被告张宏志出庭作证,证明被告张宏志没有剽窃;更傻的是为了剽窃成功,竟然公开在市报上造假(2008.12.24报纸)说自己在1995年就研究出了中共第一的课题,(这样就超越史英豪1997年5月研究成果公布时间整整两年)引起了全国党史学界的轰动。乖乖,你怎么敢这么信口开河?轰动全国的证据可不是你忽悠阳泉人这么简单!你有证据吗?拿出来看看!拿出来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你就是当之无愧的研究发现人。可惜你永远是拿不出来的!因为你在1997年3月25号《解放阳泉》开机仪式上,史英豪宣布以“中共创建第一市”为主旋律拍摄时,你还在反对他的主张呢!
    孰是孰非聪者观后自明。
 
2007年2月史英豪给市委书记的一封信
 
“中共第一城” 简称不严谨 亦欠妥
 
谢书记:您好!
    关于阳泉市是“中共第一城”的提法,定位不准,题法欠妥。我认为是个很严肃的大事,特向谢书记反映。
    我是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抗战遗留问题历史研究员,2000年东京国际战犯法庭中国代表团代表,阳泉市第九届政协委员,文史学者。我的有关研究文章于2000年在国内外出版发行,阳泉市2005年再版,并获“阳泉市社会科学进步二等奖”的荣誉。
    在我长期的文史研究中,出于对家乡的热爱,经过认真考证研究,得出了“阳泉市是中国共产党辉煌历史上创建的第一个地市级人民城市”的重大发现。为此,1997年在阳泉解放50周年时,我策划并担任独立制片人,独家投资拍摄了电视片《解放阳泉》。在片中,我向世人公布了这一研究成果,是“中共创建第一市”的唯一研究发现人。    
    该片获山西省专题片特等大奖、五个一工程奖。
    在2001年政协阳泉市委员会出版的《政协委员风采录》一书中,我再次阐述了此项研究成果。
    2005年我得知,我市为此建立起纪念碑时,非常高兴,但是当我知道碑名是“中共第一城”时,我又高兴不起来了。因当初纪念碑建时,没有和我取得联系,当事人也不懂其真正含义。碑名简称即不科学,又不规范,又会被人误解。简称必须要求:简单明了、涵盖准确。有党史办苏科长向市委反映了我的观点,市委书记听取了我的陈述后,肯定了我的观点。但是,由于我获悉此信息已晚,离揭彩仪式只有5天了,来不及更改已经题好的碑额,大家和我一样,都为此着急。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2005年9月10日,市委、市政府邀请我作为研究发现人和省市领导一起在纪念碑主席台上参加了隆重的揭彩仪式,并特别邀请我在一号桌陪同省、市领导共进午宴。
    今年是我们市解放建市60周年,市里要搞大的庆祝活动,我想应该再将此事早点向谢书记反映,希望谢书记引起高度关注。
   为了使领导了解具体情况,简单介绍一下当时的考证依据:
    一、全国比阳泉早解放建市的其他城市,大部分都是在国民党时期就是市的称谓,只是我党解放后,继续沿用该名。比如:张家口市(张垣市)在国民党时期就是市的建制。
    二、长治隋朝为潞州,明朝称潞州府,清朝时继旧制为潞安府。民国19年(1930年)废道制,长治直隶省辖。长治解放是1945年10月8日,比阳泉解放早一年半,古代州、府和现在地市是同级,为此长治设市,政权规格和管辖范围没有实质的变化。
    三、内蒙古自治区是1947年5月1日建立,但是它是属于省级建制。不在市的范畴,更是民族自治性质,不是中共成立,因为当时中国共产党发起了贺电。
    四、在1928年2月,中共山西省特委成立中共阳泉市委。我们党浴血奋战20年,1947年5月4日创建成立了阳泉市。由于我们党的地方政权建制是省、市、县、乡。我党在自己历史上,第一次将一个不足万人的小镇,破天荒地提升为地市级规格的阳泉市。(跨越了乡、县两级,直接升为市级)这是在中国共产党建国前绝无仅有的。所以,我市是中国共产党光辉历史上创建的第一个地市级人民城市。
    五、根据省、市、县、乡的政权结构推论:我们是市级政权,不是“城级政权”;是市委、市政府,不是城委、城政府;我们是纪念建市60周年,不是纪念建城60周年。
    六、“市”是政权级别。简称“中共创建第一市”大家都会明白地知道是指:阳泉市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第一个地市级人民城市。“城”是传统意义上的居住区域称谓,如:省城、县城、城镇。如果,我们简称“城” 一般人不知道“第一城”指的是县城?省城?城镇?丈二和尚,让人摸不着头脑。
    学术是严肃的,学者是严谨的。假如我们现在不统一题法,将来一定会有学者提出疑议。被大家认可会很困难,半路改名更是要命的事情,巨额宣传费用也将会付之东流。更为严重的是,将会传为笑谈,贻笑大方。
    为此,希望谢书记对此事引起高度重视。在现在还没有启动庆祝建市60周年活动之前,由市委统一规范“中共创建第一市”的题法,很有必要,而且事半功倍!   
致礼!
                   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主任 史英豪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




识别真假靠比较 辨明人鬼考言行

史英豪


 我因“中共创建第一市”的研究发现,1997年获政府大奖、2005年为“中共第一城碑”揭彩并同省市领导同桌共进午餐;
著作权官司以被告张宏志 “承认侵权 停止侵权” 签字画押而圆满结束。为了“消除被剽窃影响”市委、市中院发文 市委两位常委签发。
 
    笔者近六十年没有涉及过官司,但由于“中共第一市”的研究发现却不得不打了场官司。我在被告签署了“承认侵权 停止侵权 消除影响”的承诺协议后,撤回了诉状。至于谁是研究发现者,在未开庭之前就已经很明朗了:我是1997年5月,在《解放阳泉》电视片中公开发布;被告是四年六个月后的2001年6月《八百万国民党军被歼记》中提到。光看时间,不用审理就知道谁是研究发现者,谁是剽窃者了。
    官司过去十二年了,真正的剽窃人王伟为了挽回在法庭上作为被告证人,当庭对着上百人三次承认自己的文章是“子虚乌有”而颜面丢尽。以期继续在文化界“混食”,十多年来继续剽窃,达到非法占有的目的。





大家都知道“作假乱真”是假冒的手段,“瞒天过海”自然是剽窃者的法术。只是“真就是真,假永远是假”骗子为了掩饰自己的漏洞,往往是越抹越黑。识真假靠比较。辨人鬼考言行。
大家被王伟糊弄,我不开口,总觉得对不起被骗的人。简单整理,请看王伟一路怎么骗人的,就知真相了。
上图:被告张宏志承认侵权的协议书影印和法院民事裁定书影印。
下图:为消除原告成果被剽窃的影响,市中级法院与党史办为原告签发的文件影印,市委秘书长、市委宣传部部长两常委亲自签字。签字件现在在阳泉报社存。


一、将两人认识时间从2000年后提前7年
为了达到剽窃目得,本来王伟和张宏志认识的时间是2000年后,但是王伟将其提前到1995年:
先看看两个人认识的时间:《阳泉城区文史》第一辑,发表的王伟文章 《关于“中共第一城”的考证、认证、确证》章节认识时间是2002年。
再看官司后2008年5月29日《山西都市报》发表的《中共第一城”谁第一个提出》王伟将认识时间提前到1995年:提前7年。
 
目的:为拉个自己的成果“论证人”,将两剽窃者认识的时间提前7年。这样就可以将史英豪研究发现的时间1997年超过两年,将其成果据为己有。可惜胡编文章“编的”的太多,自己胡编了什么,自己都记不请了。总认为大家不会将他的文章拿来一起看,才出现两次认识时间相差7年的笑话。



《山西都市报》http://www.sx.chinanews.com.cn/2008-05-29/1/65047.html 





二、两人都自称“立论人、最早发现者”,王伟却为剽窃者托关系发表剽窃文章
请看08年9月13日《生活晨报》:王伟和张宏志约稿《中共第一城释析》,的报道:








再看看王伟私自将此稿送到阳泉报社发表,《中共第一城释析》内容:张宏志是中共第一城的立论者,王伟是主要调查研究者。此文一发就是承认研究成果是张宏志的。为什么王伟要积极托关系为其发表的剽窃自己成果的文章?世界上没有谁能看到剽窃自己的成果能这样。说明一个什么道理:成果不是自己的,“仔卖爷田不心疼”。
由于《中共第一城释析》在阳泉报发表属于私人行为。报社遭到宣传部的批评。导致市委作出决定,凡是关于中共第一城的文章都的经过市党史办的把关,才可以报道。在我找报社要求发表我的文章时,报社领导和我讲了此规定,按照这个规定我找党史办批我的文章。





上图:1、党史办批示。2、笔者作为研究发现人,被市委聘为建市60周年展览 “总策划”。

 
三、“子虚乌有的尴尬证人
法庭经过2小时的庭审,被告承认自己侵权。王伟却为被告在法庭慷慨激昂证明被告没有侵权。为了挽救被告失败命运,不惜当堂三次承认自己过去公开发表的文章是“子虚乌有”。 最后一看被告败下阵来,立即说自己是《解放阳泉》电视片的编导,是中共第一城的最早发现人。两个统一战线默契配合,妄图重新换人剽窃史英豪研究成果:被告说“我要是剽窃,也是剽窃王伟的,没有剽窃你原告的。”法庭问道,有何证据,王伟说没有,当初没有刻意要打这场官司。自己承认是剽窃者,马上又将人家的研究成果转为自己的盟友,可见剽窃者们在上法庭前的就知道自己会败诉,预先设计了官司失败的预案。剽窃者把剽窃来的成果转给自己的盟友,只是人做到这样,也就让人只能呵呵了。



前:2006年《城区文史》第一辑 王伟文章:张宏志知道后将研究成果增补在自己的著作里
后:2008.9.13《生活晨报》王伟说:张宏志不知道已经有中共第一的研究成果。


“一个人的研究成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别人剽窃你的成果,就像狼在侵犯自己的孩子,你就会奋不顾身像保护孩子一样去保护你的成果。我今天起诉被告,就是保护我的成果。你是“最早发现人”为什么配合“狼吃自己的孩子”?你上堂来想证明什么?你只要出庭就证明你不是真正的研究发现人。一个文化人最重的是人品,你三番五次的讲你的文章“子虚乌有”,你的学说生命已经结束了。”史英豪在法庭上就是这么说的王伟。


 四、公开发布时间也是两个
《阳泉城区文史》第一辑, 王伟文章 《关于“中共第一城”的考证、认证、确证》:“1997年,我在《解放阳泉》创作中大胆将“中共第一城”的历史结论喧于视听,以求反馈……这是关于“中共第一城”历史结论的首次表述。出乎人们意料的是,这一历史结论随着《解放阳泉》的播出首次公布于众,如一声春雷在社会上产生了积极的反响。”请记他讲的是1997年。 然而在2008年12月24日王伟通过叫王玥的人在阳泉报发表文章:“1995年,当王伟提出“阳泉是中共第一城”这一课题时,引起了国内党史界的一片哗然!” 
乖乖,真是王伟敢这样“编”。不知 王伟想到没有,一个让他无法兑现的是:拿不出当年发布和哗然全国的资料!“弥天大谎”立马穿帮!

2008.12.24日《阳泉日报》
 


通过王伟自编自导自演,问题已经变的简单起来:如果他能拿出“1995年在全国发布和哗然全国的证据!” 我将研究发现的成果拱手相让,我今后再也不会提及。可以让看到此文的朋友作证。如果没有,他为什么要说谎话?当然是剽窃者非他莫属!
所以,从2008年12月24日以后,我再也没有发布过关于“中共创建第一市”的任何观点。因为王伟的行为,已经为自己在脖子上套上了他永远解不开的绳索。他无法拿出1995年哗然全国的证据!
王伟单独做了三部电视专题,《钟》、《一支红军阳泉来》这两部的主题:仇犹国和红24军都是他在本人手下时我对他讲的历史题材。只是人们不知道这些内幕,被他忽悠罢了。
还是王伟在《关于“中共第一城”的考证、认证、确证》不打自招说的贴切:他是“中共第一城”的始作俑者”。
始 —— 开始。
作 —— 制作。
俑 —— 木乃伊。
者 —— 人。
始作俑者 —— 开始作木乃伊代替人的人。意为“作假代真”。
“中共第一城”的始作俑者”:意思很明白:他是“中共第一城”始作假代真的人。
人家很坦诚,一面拿来别人的东西当自己的用,一面明说自己就是作假代真的人。对能给人们提供了饭后茶语笑料的人,我们也应有一颗怜悯和宽宥的心,一笑了之。
好在除了这个成果,我还有数个世界和国家专家学者都认可和采用的历史研究成果。如果他一直都在我手下工作,我的其他研究成果就会被剽窃,那样可就惨大发了。
 
 
 
关于“中共第一城”的问题
 
一篇文章,就像一个人的孩子,那里面有他的遗传因子的,那是可以做DNA鉴定的。因为,一个人的文风,充满在他自己的文章里的,就是文章题目简单几个字,就看的到一个人的高贵和低贱。
《一支红军平定来》为了迎合领导,换取金钱。可以将换为《一支红军阳泉来》。
为了和伟人挂钩,周恩来没有在过阳泉,周恩来是路过阳泉。就有《周恩来与阳泉》的电视片拍摄。
《问鼎山城》:“问鼎”一词是贬义词,是谋权篡位的代名词。不知起这个片名,是要告诉人们什么?“山城”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山城是重庆。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是解放重庆的电视片。阳泉解放前只是一个车站小镇,市内唯一的南山上在那时侯也没有一处建筑,阳泉从来没有过城墙和城门的建筑,现在说阳泉是山城马马虎虎,那时说阳泉是山城就是那些不懂的历史,拿阳泉今天的现状说历史上的事。有点可笑。
用阳泉电视台台长的话:《问鼎山城》是50岁的人讲60年前的战争,能说的清楚吗?
我没有看过上述任何一部作品,但是光从片子的名称,我就知道内容的高贵和低劣。一个学者在乎自己文章的一字一句。“中共第一城”又是这样很搞笑的题法。所以这样就有了我的DNA的检测信息。
剽窃者在不明我研究发现的真正含义,简单地称为“中共第一城”表示了自己的无知。
中国的政治体制是省、市、县、乡四级政权建制。比如说: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东回乡。除了香港和澳门再没有其他的政治权利机构特例,“中共第一城”什么城?省城?县城?不明白,没有准确的含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剽窃者狡辩说当时就农村包围城市向城市工作转移,所以城字是最好的代表,我说“再大的内容也大不过形式”这个是真理,因为不可能在你的水杯里放的下超过它本身能容纳的容量。
阳泉市无论现在是在以什么为重点,市永远是市。中国共产党年年的一号文件都是以农民为主题,是不是我们就应该改为中华农民共和国了?荒唐和可笑。“中共创建第一市”程步云书记对此的态度是非常赞同我的题法。这也是请我出席“中共第一城”碑的揭彩仪式的原因。
更可笑的是有关部门,鉴定人家的东西,却不让人家参加,给了假冒者的海阔天空的剽窃市场,是导致这个诉讼的主要原因之一。几年来,大家都在那里抱着人家的孩子夸夸其谈。也不感觉到羞耻?这就是说没有生育能力的人抱来孩子做满月。图的是面子和利益。
我想了好多,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好的作品,就像一个美女,被大家多看几眼很正常,但是,被坏人看到受侵害的几率就多了。因为我的研究发现是美丽的。所以长期受到好多"流氓”的骚扰和侵害。
高兴的是,我一个观点大家可以为此忙活十几年,养活他们十几年,让他们发财的发财,升官的升官。我虽然为了这些只有付出没有回报,但我很知足了,因为他们在验证着我的历史研究课题,传播着我思想实力!



狼咆哮着,对先生说:“刚才被看山人追赶,他们来的太快,所幸先生救了我,我非常饿,饿了没有食物,也终将死掉玩完。与其饿死在路上,被众野兽吃掉,不如死在看山人手里,成为贵人家的盘中物。先生既然是墨家学士,累得从头到脚都是伤,(不就)是想为天下作一点贡献吗,又何必吝惜一副身躯让我吃而保全我的小命呢?”便伸嘴舞爪,向先生(进攻)。